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在他心上撒野 > 正文
新坑求关注~!
作者:蓝掉

【花上小说网 www.huashang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厮磨这个书名不过,只能另外取了。

    新书链接:http:///book/128771

    薛菱喜欢那个沉默寡言的男人,他没钱、年纪大,放在以前她绝对不会喜欢这种男人。

    阅读指南:偏冷门+甜文,女主男主都有缺点,不完美,作者自由发挥,无所畏惧,日更。

    简介暂定

    第一章:

    薛菱觉得自己看上了住在隔壁的那个男人了。

    她被薛仁凯赶回奶奶家住的第十天,她一共见过那个男人三次,前两次是他干活回来在自己家院子冲冷水澡,她看到他的好身材,还有硬朗分明又出色的五官,浑身散发禁欲的气息。

    放在以前,她绝对不会喜欢这种男人。

    没钱,年纪也大。

    可现在她着迷了,念念不忘。

    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想到他的身体和轮廓分明的五官,她只能睁开眼睛,干瞪着天花板,深夜寂静无声,她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那个男人叫程竟,今年三十岁,未婚,带着一个拖油瓶的痴傻弟弟。

    听镇里的人说,程竟不结婚也是因为他那个痴傻弟弟连累的,哪个女人愿意嫁过去要照顾两个男人,而且程竟又没钱,就算长得好看,有个拖油瓶,谁见了都躲着。

    想到这里,薛菱扯了扯嘴角笑,她的笑意味着什么,只有她自己明白。

    薛菱睡不着,套了件T恤和短裤就走上三楼的阳台,刚好可以看到隔壁院子,她就是在这里看到了程竟在他家院子冲冷水澡。

    天气热,他傍晚做完工回来浑身是汗,脱了汗衫直接浇冷水,那冷水浇灭了他身上燥热,却浇不熄她心里燃起的滚烫。

    薛菱说不出来那是什么感觉,像是怦然心动,又仿佛是一眼万年,茫茫人海,她只看了一眼,就被牢牢吸引住目光,再也不能移开半分。

    隔天早上,薛菱敲响了程竟家门,开门的是小傻子,程竟的弟弟。

    小傻子看到生人,眼神下意识躲闪,小声怯弱说:“找、找谁呀?”

    倒也不是很怕陌生人。

    薛菱上下打量他,努力露出和善的笑容,说:“你哥哥在家吗?”

    她自认为装出来的笑容已经很和善了,可小傻子还是被吓到了,连忙退后几步,“等、等下。”

    小傻子一边进里屋一边喊:“哥、哥,有人,有人。”

    倒也不是太傻。

    薛菱想了想,眼神冷了几分。

    很快看到里屋走出来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他穿着黑色半袖,下身是一条黑色工装裤,衣服大概是洗晒过很多次,布料有些发白,他微微抿着唇,眉眼像是有万千愁绪化不开,眼神如泼墨般山水画浓稠幽深,五官硬朗分明,下一秒,没有征兆的,他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薛菱。

    薛菱盯着他的眼睛看,突然心里被什么一箭穿心,她无法走动和思考,明明那双眼睛和别人的一样,她却在他眼里读到了孤独和寂寥,他也没说话,似乎习惯了沉默和隐忍。

    小傻子从里屋冲出来,怀里抱着一把木剑,手脚并用挥舞起来,嘴里碎碎念着听不懂的话。

    过了一会儿,薛菱回过神,视线被小傻子夺去,她笑了笑,眼里寒霜融化,说:“听人说你会木工,做的不错,我奶奶的衣橱坏了,想请你帮忙做一个新的衣橱。”

    他依旧没说话,只是用那双深邃幽深的眼睛看着挥舞木剑的小傻子,他张口,嗓音沙哑朝小傻子说:“程河,把玩具收起来,别伤到别人。”

    薛菱看到他喉结滚了滚,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低沉沙哑的不行,好像声带发音有问题。

    小傻子没听见。

    程竟重复喊他:“程河。”

    薛菱没所谓说:“他不会伤到我,我也会躲。”

    程竟这才看她,回答她刚才的话:“你找别人做吧,我接不了。”

    薛菱莞尔一笑:“别人做不来,我奶奶要求高,她说你做的不错,我才来找你。”

    程竟说话口气没什么情绪起伏,淡淡地:“我忙不开。”

    “生意很好?很多人找你做木工?”

    他没点头也没摇头。

    薛菱又说:“我给你双倍的价格,先给我做。”

    他蹙眉了,一板一眼说:“已经和别人说好了。”

    哦,挺有原则嘛。

    薛菱又笑,眼尾上挑,有些勾人的成份,“那你悄悄的,别让别人知道,我也不会说出去,我家就在隔壁,你不用跑那么远,很近的。”

    程竟似乎不会拐弯,他直肠子直白道:“你还是走吧,我做不了。”

    “你做得了,我说你做得了就做得了。”薛菱脾气也来了。

    在某种时候,她就是靠这么讨人厌的脾气活到今天,就连薛仁凯差点被她气的心脏病发住院,她长大了,薛仁凯管不了了,一狠心就把她送回临川小镇的奶奶家。

    薛菱知道自己不招人喜欢,不管是身为父亲的薛仁凯,还是身边的同学老师,没人喜欢她。

    既然都不喜欢她,那她也不用照顾别人情绪,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反正她给别人的形象已经很差了。

    程竟定定看她几秒,似乎觉得跟她多说无益,转身就进里屋忙自己的活了。

    薛菱也不走,有些微恼,又是这样,又是这样,她又被无视了。

    薛仁凯说不过她也不理她,让她自生自灭。

    就连眼前这个男人也一样。

    小傻子在边上玩的开心,注意到她,喊着:“来玩、给你、一起玩。”

    薛菱这才看他,稍微平复情绪,说:“给我什么?又玩什么?”

    “剑、剑,哥给我做的木剑。”

    “剑只有一把,你确定给我?”

    小傻子笑的可傻了:“嗯嗯。”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人愿意陪他玩,不嫌弃他笨和傻。

    程竟在里屋做木工,前段时间下雨,他把院子的木头和刨木头的机器都搬到里屋来,院子空出一大块地方让程河玩,他在里屋可以清楚听到院子的动静,那个女孩还没走,在院子陪程河玩游戏。

    程河玩的很开心,笑的也大声,那女孩声音清脆,偶尔响起几道,都是叫程河小傻子。

    程竟不介意,也没必要介意,程河的确是傻子,他小时候发高烧,家里没钱,烧坏了脑子,人看着二十岁,智力其实跟七八岁孩子一样。

    过了一会儿,薛菱被奶奶叫回家了,院子又安静下来,程河拿着木剑蹲在院子里,陪他玩的人走了,现在没人跟他玩了,他又不能打扰程竟干活,只能孤单在院子杵着。

    程竟忙完后出来,院子没了那女孩的身影,他也没在意,换了工作服,拿了工具包,叫上程河就出门了。

    薛菱这会刚到家,站在自家门口跟奶奶说话。

    奶奶说:“你怎么跑隔壁去了?”

    薛菱:“没什么,好奇。”

    “好奇什么好奇,你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别给我到处惹是生非,隔壁那家有传染病,你去了小心传染上什么病。”

    奶奶思想老古板了,薛菱正想反驳,余光瞥到有程竟带着程河经过。

    程河还和她打招呼挥手,笑的天真无邪。

    程竟正眼看都没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