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一晴方觉夏深。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口出狂言
作者:朱砂微记

【花上小说网 www.huashang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十一章  口出狂言

    而夏深似乎早已习惯这熟悉的生活节奏,琢磨着时间还早,不如坐会摇椅。

    顷刻,她看着摇椅经常摆放的地方此刻却空空如也,便忍不住摇了摇头:“可怜了我的摇椅啊!”

    “到了到了,就是这个院子!”

    只听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一看原来是小兰正指挥着几个家丁摸样的男子,搬着不知什么东西到清兰院。

    “小兰,这是?”夏深问道。

    “小姐,是昭王府的人!”小兰拍了拍袖子,神神秘秘地道。

    “林大小姐,小的们是二爷府中的,这是二爷前几日在街上找工匠定制的摇椅,请林小姐过目!”其中一个家丁弓着腰道。

    “摇椅?”他什么时候做了个摇椅给她?

    “原来是摇椅啊!放在门口长廊空地上吧!”小兰忙忙活活地道。

    只见几个家丁又将摇椅搬到了夏深习惯的地方,揭开了蒙着摇椅的粗布。

    这并不是普通的摇椅,椅身全部由鲁班工艺匠心打造,每个部件之间都是环环相扣,结构精密,用材也是那最坚硬的铁桦树的木材。夏深只是有幸在小说里看见过这种铁桦树,它的的木坚硬程度,是普通橡树的三倍,是世界上最硬的木材,在这工业极不发达的朝代还能找到这种稀有木材,想来也是费了心思的。

    为了摇椅的舒适度,座椅及靠背也是用了特殊的布料,出奇的软。

    原来在她看得见的地方,亦或是看不见的地方,苏东都在想方设法地帮她。上回摇椅被做了手脚,院儿里的丫鬟们断断是不敢再让她坐摇椅,以夏深的性格是绝对不依的,而苏东的想法是,相比于阻止她,不如给她打造一把独一无二的摇椅。

    “小姐?小姐!”暖儿伸出肉乎乎的小手在正愣神的夏深面前晃悠了几下。

    “哦!回去替我谢过二爷!”夏深淡淡道。

    “是,林小姐,那小的们先告退了!”

    待昭王府的人离开,几个丫头们便炸开了锅,纷纷凑上去围观这造型奇特的摇椅。

    “小姐,这座子摸着实在是太舒服了!”

    “还有还有,这种木材从来没见过呢,想必很结实喽!”

    “二爷送来的当然既结实又舒服了!”小春笑眯眯地总结道。

    “就你们聪明!”夏深无奈地摇了摇头。

    “小姐,快来试试吧!”暖儿兴奋地招了招手。

    “晚上回来有的是时间,还是先去前厅吧!”看得出来夏深兴致并不高。

    正值深春,后花园中百花争艳,头顶的鸟儿也叽叽喳喳地唱个不停,沈姨娘此时正行色匆匆,不巧碰上了娄氏一行人。

    “姐姐安好!”沈姨娘福了福身。

    “姨娘这是干什么去?”娄氏身旁的林蓉儿瞥了沈姨娘一眼,蹙眉道。

    “姐姐,今日是安儿生辰,妾身只是来看看安儿。”沈姨娘低眉顺眼,略过林蓉儿朝娄氏说道,依旧是一袭白衣,云淡风轻。

    安儿此刻正老老实实地站在娄氏身后,怯生生地唤了声:“娘亲…”

    “娘亲在!”沈姨娘温柔地应了一声,眼里全是对林安的关切,却再没任何动作。

    “我说妹妹,安儿可是尚书府唯一的血脉,日后定有大好前途,自是养在本夫人这正室房里最为合适,妹妹还是别惦记了!”娄氏轻飘飘地道。

    沈姨娘抬眸看了一眼娄氏,却没有发作,哀求道:“妾身只是来看一眼安儿,一眼就好!”

    “看也看过了,该回去了!至于正厅的客人妹妹还是别去见了,省得让宾客们想起来安儿是庶出的,有个侧室的亲娘!多倒胃口。”

    说罢,趾高气昂地从沈姨娘身旁走了过去。

    安儿被拖着一步三回头地向前迈着步子,一双眸子始终放在沈姨娘身上,沈姨娘苦涩地笑笑,挥手示意林安快随娄氏前去赴宴,林安只好跟上一行人的步伐,极不情愿地去了前厅。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的娘亲不能再是娘亲,而他要将一个狠毒的女人唤作母亲,这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同在一个屋檐下,遇见自己的娘亲竟不能好好地叫声娘亲,再像别的孩子一样在母亲怀里撒娇。

    林安不懂,就像他不懂娘亲为什么总是穿那些质地不好的料子一样。

    “庶出如何,侧室又如何?还不是比你年轻貌美!”

    谁敢在这尚书府口出狂言?

    娄氏猛地回过头,果然是夏深那副无赖的样子,便指着鼻子骂道:“本夫人就知道是你这死丫头,没想到你还敢如此狂妄!”

    “那怎么才是不狂妄呢?”夏深挑眉道:“再被你逼得去撞墙吗?那你这堂堂尚书府大夫人岂不是闲的太无聊了,女儿我这是给您找点乐子呀母亲!”

    沈姨娘赶忙跑去拦着夏深,奈何还是没有她的嘴快:“晴儿,不要说了!”

    夏深拍了拍沈姨娘的手,轻声道:“姨娘,你越是退让,她们会变本加厉地欺负你!”

    娄氏看着二人如此熟络,不由冷笑着:“你们两个以为联起手来就能对付得了本夫人?”

    “你满脑子就是对付谁,打压谁,迟早累死你!”夏深伸着脖子说道。

    “你个贱人,最好给我老实点,不然我母亲跟你不客气!”林蓉儿见着夏深恨得牙根痒痒。

    “嗯?妹妹都多大了,还一口一个母亲母亲的,没断奶么?”夏深轻蔑地笑道。

    娄氏最在意的便是这个女儿,而夏深的这一句话也彻底激怒了她,平常这个小贱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个,现下竟越发张狂:“来人,家法伺候!给我往死里打!”

    夏深却突然兴奋地朝着娄氏身后喊道:“父亲?你怎么来了!”

    娄氏一下子便没了方才的嚣张气焰,一行人都回过头来看了看,可身后哪里有半个人影。

    意识到自己轻易就被戏耍,娄氏再也压不住怒火,可又怕自己这副凶巴巴的样子真的被老爷瞧见,便只好压低了声音,愤愤地道:“死丫头,敢骗我?”

    “我只是给你提个醒,万一父亲一会陪着宾客游花园...呀!”夏深故作惊叹地叫了一声:“却看见母亲如此暴躁的一面,你猜父亲会不会想着休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