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番外终章
作者:嫣然如媚

【花上小说网 www.huashang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宝贝,你喜欢哥哥吗?”宁初然逗自己女儿,问她。

    不知道是不是在这儿待了一会儿对周围人没那么抵触了,小家伙终于不哭了,冲宁初然砸吧着小嘴巴,像回应她一样。

    薄小宝舍不得妹妹,伸手去抱她,周围人可捏了一把汗生怕这柔弱的小家伙出什么事,不过小宝没真的去抱她,而是俯身哄孩子似的轻轻摸她的小手。

    “妹妹肯定是喜欢我啊,放心吧,有哥哥在,以后哥哥就是你的第一守卫。”

    薄翊突然拎过薄小宝的后领,想提小鸡儿一样把他拉开:“你别一直这么碰她,婴儿身子弱,让我来看看我家干女儿。”

    薄小宝瘪瘪嘴,抗议地看向他,心想,现在他还小,等他长大了跟他一样高,他就提不起自己了!

    面前突然变成眼神凛冽的男人,小家伙许是被吓着,又扯着嗓子开始大嚎起来。

    宁初然:“......你别把我家女儿给吓出阴影了。”

    一屋子人笑了起来,薄翊也笑了,逗逗小家伙:“你哭什么呢,我有这么可怕吗,以后咱疼你还来不及呢,不过嗓门大好啊,证明身子不弱,以后是块当兵的料。”

    宁初然:“???”

    敢情把她家姑娘当他底下的兵来练了?

    薄连辰的话轻飘飘地传来:“以后你敢?”

    “本来没打算,你一挑衅我还就真敢了。”

    这两兄弟,永远改不了的针锋相对。

    没过一会儿小家伙倒头沉睡去了,病房内终于安静下来。

    薄翊问:“你打算给我干女儿起什么名?”

    宁初然看着在身边睡得恬静的小丫头,唇缓缓弯起,“本来想叫薄小喜的,因为希望她这一生都只逢喜事,碰到喜欢的人,过得开开心心。”

    不过看她一出生就哭得这么起劲,宁初然又改变主意了。

    “可是现在看她总哭,我怕她长大了也这样,人生嘛,还是要多笑笑才好的,所以,就叫薄小笑吧,小笑,可以常笑笑!”

    众人:“......”

    可怜了薄宁两家都这么会起名字的,到下面这一代名字的画风全变了。

    薄翊看向薄连辰,试图挽救一下:“你不给劝劝?”

    薄连辰一心只在自家媳妇身上,道:“都依她。”

    行吧。

    笑笑就笑笑,薄小笑,没叫薄小花薄小贝就够好的了,薄翊本来还担心宁初然会因为薄小宝的宝字给她女儿取更奇葩的名字呢。

    于是,薄家这么一个新宝贝就诞生了,事实证明宁初然这名字确实起得挺对,后来的小笑不仅不哭,还最喜欢笑,一笑起来咯咯的,能响遍整个薄家别墅。

    刚满一岁的薄小笑刚学会走路,她最喜欢的就是跟在哥哥薄小宝屁股后边跑,每次快到点了守在门口等着哥哥回来,薄小宝一回来就冲上去要抱抱。

    有一次见到哥哥太激动还把脑袋上摔出了个包,那几天可没把薄宁夫妇和小宝给心疼死。

    即使这样也拦不住小笑对哥哥的喜欢。

    小笑两三岁刚懂事的时候还喜欢黏着薄连辰。

    每次睡觉就趴他身上一动也不动,让两夫妇只能干望着又不能多亲密一分。

    好在薄连辰很宠自家女儿,什么都由着她去,虽说他还是更想抱着自家老婆。

    后来沈安夫妇就盯上了小笑,三天两头地找初然推销自家儿子,带着不把小笑抱回家就不罢休的决心,可宁初然又疼儿子又疼女儿的,一个都不让。

    “孩子们都有自己的性格,等长大了让他们去遇到自己喜欢的才好啊,现在也不是以前那个年代了。”

    安夏儿看着客厅里奔跑玩耍的三个孩子,叹道:“我这还不是怕你家小笑长大以后就跑了嘛,你家多好的基因,小宝帅气高智商,小笑那么好看,谁看谁喜欢。”

    宁初然笑笑,没说话。

    薄小宝的评价她很同意,她家小笑也是好看,眼睛清亮,笑起来甜甜的还有两个小酒窝,完美地继承了自己父母的每一个优点,可只有宁初然深知自家女儿狠的地方,估计,她这优点也只有长得好看了。

    事实证明后来宁初然的感受完全正确。

    上了幼儿园以后的薄小笑简直是孩子里的破坏王。

    宁初然每天都会收到学校老师打来的电话,比如今天小笑在学校爬树拿树枝丢其他同学,再比如昨天小笑扒了其他男同学的裤子带着女娃娃一起笑那男同学,再再比如小笑在宝宝乐园里拿东西把玻璃砸破了。

    基本上每天宁初然都在给老师赔罪和罚小笑的路上。

    薄连辰以前那么严肃威严的人,宁初然向他抗议,他却每次舍不得罚小笑,小家伙精明,每次惹了祸就委屈巴巴地往爸爸怀里钻,撒撒娇,薄连辰的气就又下去了。

    宁初然拿她都没辙。

    甚至都不知道女儿是跟谁学的。

    反正每次回来就一身泥巴和灰,学聪明以后跟着小宝回家的时候都扮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宁初然看了就头疼。

    她晚上在被窝里偷偷问薄连辰:“我小时候都没这么凶,小笑长得那么文弱淑女,怎么就这么皮啊?”

    薄连辰淡淡地回:“我小时候是这样的。”

    是的,薄连辰之所以不罚她,是因为,他小时候就是这么皮过来的,跟笑笑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别说宁初然,谁都不相信,这一点只怕只有看着薄连辰长大的人才知道。

    薄连辰的成熟和高冷都是二十五以后慢慢敛起的,而在十八岁以前,从小顽皮过来的,跟现在的笑笑简直一个样。

    现在的小笑,那就是完美遗传了薄连辰的性子和初然的模样。

    然后唯一一个跟薄连辰和宁初然不一样的就是,薄小笑完完全全的学渣。

    刚上初中的薄小宝智商已经足够上国外斯坦福,薄连辰和宁初然曾经也都是妥妥的学霸,可就是这么高基因之下,生了薄小笑这么个渣到不能再渣的学渣。

    “小笑,你再好好看看,小老鼠找萝卜,它找了五个萝卜又找到三个萝卜,回家的路上却丢了两个萝卜,还剩多少个萝卜?”

    薄小笑刚被妈妈训完,瘪着嘴委屈巴巴地在那数着手指:“五...五个?”

    宁初然忍着气问:“五加三得八,八减二得五?!”

    快上小学了,这小家伙连最基本的算术都不会!

    薄连辰和薄小宝在旁边担心地看着她,可被宁初然严令禁止不许帮小笑说话,女儿控和妹控也只能在旁边干急眼,特别是小宝恨不得在旁边把答案都给提示出来。

    小笑看着哥哥在旁边做O的口型,忙道:“0...0个?”

    宁初然快被气昏了:“怎么成0个了?”

    薄小笑却说:“小老鼠它回家也会饿嘛,在路上都给吃了啊,就像笑笑放学也总会饿,哥哥就给笑笑买巧克力吃。”

    后边薄连辰和薄小宝都被逗笑了,薄小笑还以为是自己说对了,得意道:“而且,小老鼠吃的不是萝卜啊,兔子才吃萝卜呢,小老鼠拿那么多萝卜肯定是去卖钱,整整八个肯定都卖掉了呀!”

    “......”

    这孩子倒是有商业头脑。

    宁初然瞪了眼后边的薄连辰:“还笑,跟你学的是吧。”

    “笑笑这是随我,以后,肯定很会做生意。”薄连辰将小家伙抱了起来,“走吧,爸爸带你出去玩,咱们不受妈妈的荼毒了。”

    宁初然气呼呼地道:“什么叫荼毒,薄连辰你有了小情人忘了自己老婆是吧,晚上别想回房睡觉!”

    薄小笑开心地笑了,两三下从薄连辰的怀里出来,然后牵住宁初然和薄小宝的手:“爸爸妈妈和哥哥还有小笑,我们要一起出去玩!爸爸,我想吃冰淇淋,给笑笑草莓味的,给哥哥巧克力味的,给妈妈香草味的好不好?”

    薄连辰:“只要是笑笑说的都好,那爸爸什么味的?”

    宁初然牵着自己儿子女儿往外走:“你啊,就留在家吃醋味的吧!”

    ——

    夜,薄连辰将不肯写作业的薄小笑哄入睡,再帮已经睡熟的薄小宝拉了拉被子,这小家伙最近沉迷一种学术研究,每天晚上都不好好睡觉,今晚好不容易才安生了些。

    薄连辰回了主卧,推开门,发现小老婆正在书桌前对着电脑啪啪地按键盘按得飞快。

    “这是在干什么?”薄连辰走过去,宁初然却像做贼一样飞快关上电脑,薄连辰只看见关之前页面上一大段字。

    “写作文?”他挑挑眉。

    宁初然耳根子后还有点红,她道:“最近喜欢,之前就想把咱们的故事写成一篇,后来发现还真有人看,就继续写了。”

    “怎么写的,我看看。”

    薄连辰伸手要去开电脑,却被宁初然拉住了:“就一般女孩子喜欢看的那种啊,没什么。”

    薄连辰微微讶异,只瞧见自家老婆脸色有点红。

    结婚几年了,也算得上是老夫老妻,他们之间现在也到了平淡期,可自家小老婆脸红的样子让薄连辰仿佛回到了很多年前,那时候,她还是个小丫头。

    夜里,薄连辰覆在她身上,宁初然也比平时有些不一样,更热情了些。

    他感觉应该是的缘故,半夜宁初然熟睡的时候,薄连辰打开电脑去看自家老婆写的。

    无视剧情,简直是活色生香,那姿势,那场景,那动作,刷新了薄连辰对于自家老婆的认知。

    看完那些,再看看床上熟睡的初然,薄连辰想,原来自家老婆喜欢这种。

    于是很多天以后的某晚,宁初然跟薄连辰逛完超市回家,她像往常一样想提着东西下车,却被薄连辰拉了住。

    这一拉,就在车里待了快一个小时。

    车内,空气暧昧,温度慢慢升高。

    薄连辰握紧身上人儿的细腰,哑声问:“喜欢这种?”

    这姿势这地方包括说的话,完全跟自己写的剧情内容重叠!

    紧捏着方向盘的宁初然面色酡红,在心里默默后悔......

    然而夜还漫长。

    此生,也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