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邪王的废柴毒妃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二章 大结局
作者:秋风鱼

【花上小说网 www.huashang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独孤傅岚不敢直视枭可,面对他的质问,他不知如何开口。

    “魔尊大人,送我进去吧!”枭可没等来独孤傅岚的解释,也知道自己根本就不会等来什么解释,慢慢爬起来,“这辈子……足够了!”

    “好!”云飞扬冷冷地看着枭可身后的独孤傅岚,用凛冽的眼神威胁着他,如果他再敢捣乱,他一定要手撕了他!

    “可儿不要!不要去,我求求你了!”独孤傅岚一把拉住枭可的手臂,哀求道。

    枭可很聪明,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所以他也知道他们俩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他不敢奢求枭可的原谅,可他对枭可的感情是真的,他没办法眼睁睁地看着她送死。

    “放手吧!”

    枭可的目光冷冷地盯着独孤傅岚的手,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三个字,诠释了两人的结局。

    “我不放!”独孤傅岚将扯到自己身后,对着云飞扬,跪了下来。

    “魔尊大人,求你放过可儿吧,属下愿意用自己的身体来换她的周全。”

    “独孤,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枭可看着那丹炉,“我的亲人还在等着我,我没时间了!”

    “不,可儿,我知道打开丹炉的办法,我有办法的!你别进去好不好?”

    “你说什么?你有办法打……”

    枭可还没问完,只见云飞扬一抬手,将人吸进了自己手中,面目狰狞,恶狠狠地盯着掐住独孤傅岚的脖子,“你跟了本尊这么多年,知道本尊最恨的是什么吗?”

    “魔尊大人……属下求你……求你别伤害可儿……”独孤傅岚被掐得死死得,艰难地吐出几个字,没有替自己辩解,都是在为枭可求情的。

    “卡擦!”

    云飞扬拧断了独孤傅岚的脖子,连同元神一起,灰飞烟灭!

    他这一生最恨的就是叛徒,背叛他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枭可望着被云飞扬扔在一旁的独孤傅岚,有一丝动容,却很快平复了心情,她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连自己的保护不了。

    但是!

    她不准备进炼丹炉了。

    神剑再次出现在自己的手中,对准了血阎罗,“我数三声,三声之后,如果你不把他们放出了,我就毁了这血镯!”

    云飞扬的元神是和血连在一起的,血镯碎,他也得完蛋。

    “丫头,你……”

    “三!”

    “丫头,那独孤傅岚是胡说八道的!”

    “二!”

    “丫”

    “一!”

    “我放.!放!我放!”云飞扬真怕枭可把镯子给毁了,只能投鼠忌器。

    “赶紧地!”枭可催促道。

    云飞扬走到丹炉前,从体内凝出一滴心头之血,又将心头之血推向丹炉,在血液融进丹炉的那一刻,丹炉变成了一朵金莲,莲叶在逐渐被打开……

    子衿他们奄奄一息地躺在金莲中间,原本密密麻麻的人群已经所剩无几了,要是外晚一步,枭可见到的就是几颗躺在盒子里的丹药了。

    “你是子衿还是子佩?”枭可看到人群中一个长得很像阎祁的男子,猜测他就是自己的孩子,一挥袖,将人全部移出了金莲之中。

    本来宽敞的场地变得有些拥挤。

    “娘亲,我是子衿啊,你最可爱的子衿,我就知道你会来的,可是,你来晚了……”子衿抬头看到枭可,又回头看了看抱在他怀中的那满头白发的夜羽寂,心情沉重,压抑,“舅舅他……他……”

    “你说什么?”子衿口中的舅舅,枭可知道是夜羽寂,因为之前一直在子衿怀中,枭可并未发现。

    她快速走到子衿身边,看到了白发苍苍的夜羽寂,赶紧往他体内输入灵气,检测他的情况。

    良久……

    良久……

    “……他是睡着了吗?”

    “是啊,舅舅为了救我们,太累了,所以他想睡一觉!”从来不会流泪的子佩衿眼角,两颗晶莹的泪珠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夜羽寂死了!这是铁的事实!再也回不来了。

    “子佩,贝歆姑姑和你爹爹呢?”枭可没有看到阎祁和子佩,心如刀绞,难道他们也……

    “姑姑没有被抓进来,而舅舅,舅舅为了送子佩和爹爹出去,耗费了所有,所以才……”

    枭可咽了咽发痒的喉咙,拿出一堆丹药,递给一旁的南瑞风,让他挨个儿发下去,他们在丹炉里这么久,肯定把所有的修炼资源都给用光了。

    大伙的目光在看到云飞扬的那一刻,个个怒火冲天,恨不得撕了他。

    “娘亲,你怎么和他在一起,你知不知道,就是他把我们抓进来的!”子佩担心枭可不知情,被云飞扬给暗害,赶紧提醒她。

    “我知道!”枭可双目又开始变得血红,“你们先恢复灵气,一会儿才有力气报仇!”

    “好,我听娘亲的!”子衿含着泪将丹药咽下,一把一把的往嘴里塞,他要恢复力气,恢复灵气,他要报仇!

    他要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他要为夜羽寂报仇!

    “丫头,人我已经放出来了,你可得遵守诺言!”云飞扬一开口,大伙的目光再次投了过去,只是这次不是看向云飞扬,而是枭可。

    “娘亲,他是不是威胁你了?”子衿将夜羽寂平放在地上,走到枭可身边,挡在她面前,“娘亲别怕,有我呢!”

    枭可冷笑了两声,眼眸里都是泪,“为何要连累他?”

    夜羽寂为了她,为了子衿子佩,几经生死。她一直谨记着不能和他再有交集,可为何还是这个结果!

    “谁让他多管闲事的!”云飞扬回道,“要不是因为他,南卉心一家怎会逃脱!”

    原来如此!

    就算没了记忆,夜羽寂还是回奋不顾身的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枭可好像痛哭一场,可情况不允许!

    回头冷冷地看着云飞扬,“我可以进丹炉,但你得保证不再伤害我的亲人!”

    “娘亲不要!”世纪

    “夫人不要!”

    “主子不要!”

    大伙齐齐阻止,丹炉里的凶险他们可是知道的,那可是有死无生!

    “子衿,听话,带着大伙先离开,你忘了,娘亲是不死之身!”枭可传音给子衿,她也不知道云飞扬会不会遵守承诺,只能先哄骗子衿,让他们离开自己才放心。

    “娘亲,那我留下来陪你!”

    “夫人,我们也愿意留下来,大不了就是一死!”

    “主子,你就让我留下来吧!”南瑞风走到枭可面前,让他丢下枭可,自己逃命,他做不到。

    枭可欣慰一笑,可还是摇摇头,她一个都不会留,“啊瑞,替我保护好子衿,保护好大家,在南家等着我!”

    “主子,不管你说什么,我不走!”南瑞风铁了心,就是不走。

    “傻瓜,你还有爹爹没有找到,卉心他们也生死未卜,你不能留下。”枭可只能用这种借口来支走南瑞风,不敢告诉他,他的父亲早就死了。

    “夫人,爹爹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你就让我留下来吧!”南瑞风看了一眼云飞扬,眼中尽是轻蔑。

    “所有人听令!”枭可严肃起来,“保护好少主,撤离九重天,立刻动身,不得有误,违令者,从此不再是我听风楼和南家的人!”

    死他们不怕,可让他们离开听风楼,离开南家,他就就成了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枭可这叫釜底抽薪,让他们不得不从。

    “谨遵夫人法令!”锦衣玉食等人齐齐带头向枭可行礼。

    “娘亲,我等你!”子衿知道,他们在这儿只会成为枭可的累赘。

    “赶紧走吧!”枭可催促,万一云飞扬反悔那就来不及了。

    云飞扬玩味儿地看着他们,并没有阻止,只要枭可一死,他们一个都逃不了!

    他可是魔尊,什么时候讲过承诺了,一切都是便宜形事罢了。

    瞬间功夫,人走屋空,就剩下死去的独孤傅岚,云飞扬和枭可三人。

    枭可镇定地走上了金莲丹炉,在丹炉合上的那一刻,对云飞扬笑了笑,她知道云飞扬是不会遵守承诺,放过子衿他们的,举起神剑,对着血阎罗砍了下去。

    云飞扬的身影也在金莲丹炉彻底合上,血阎罗被毁的那一刻,砰的一声,发生了爆炸,连同独孤傅岚的尸体,灰飞烟灭,化为了灰烬。

    只剩那熊熊烈火自然燃得正旺。

    刚离开的子衿的心突然钻心的疼痛了一下,“娘亲,是娘亲出事了!”

    南瑞风听闻,顾不上别人,飞奔着朝刚出来的地方返回,他的一生只爱过一个人,那就是枭可,就算过程很辛苦,他一点也不后悔。

    从认识枭可到现在的一幕幕全都涌现在眼前,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是那般美好。

    可他现在多么后悔,他恨自己为何要离开枭可,为何要留下她一人……

    所有的人往回走,来到丹炉旁,云飞扬不见了,枭可也不见了,只剩那燃烧的正旺的丹炉。

    “娘亲,你在里面吗?”子衿拼了命的想打破那丹炉,其他人也一样,没有一个闲着的。

    阎祁他们也在此时赶了过来。

    “爹爹,你快救救娘亲,她就在这丹炉里,快呀!”子衿打不开丹炉。不知所措。

    天机子看到了一旁的夜羽寂,三两步走过去,将他抱在怀中,看着他那满头的白发,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就是要告诉单飞,不要迁怒于任何人,不然他死不瞑目!

    “寂儿,我的好徒儿,你这又是何苦呢!”

    “我这就带你回家,我带你回家!”

    单飞抱着夜羽寂的尸体,一步一步地挪动着,那一刻,他瞬间苍老了几十岁。

    阎祁本想去拦下他,却停住了脚步,夜羽寂一生都在为枭可而活,现在死了,就让他干干净净地走吧!

    大伙目送走天机子师徒,又回过头来对着丹炉一通乱打,想打开丹炉。

    “你们这样攻击没用的!”

    晟睿从他们身后走来,“魔尊一死,这金莲丹炉就成了无主之物,你们只需要滴血让其认主便可打开它!”

    “你是谁?”阎祁警惕着,这个老者竟然能在他们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走近他们,肯定不是良人。

    “别担心,我要是想伤害你们,你们还能站在这儿吗!”晟睿走进人群,站到丹炉面前,伸出手来,“把玉镯给我吧!”

    “你怎么知道玉镯的事?”阎祁和子佩都诧异地看着晟睿。

    “丹炉里的魔晶已经成了邪灵,如果冒然打开丹炉,整个宇宙都得遭殃,这个玉镯可以净化它的戾气。”

    “胡说八道!”

    阎祁想去推开他,却发现自己动不了。而自己怀中的玉镯却钻了出来,落到了晟睿手中。

    只见他对着玉镯叽里咕噜地说了一些话,玉镯自己就钻进了丹炉里去了。

    “尘归尘,土归土,及尽繁华,不过一掬细沙!”

    “不听我言,吃亏了吧,哎!” 晟睿叹了一口气就消失不见了。

    阎祁等人这时才能感觉有了知觉,他不知道晟睿说的话是真是假,咬破自己的手指,鲜血往丹炉方向飞去,落到丹炉上。

    金莲丹炉缓缓被打开,大家都心生欢喜,他们在里面这么久都没事,枭可肯定也不会有事的。

    可事与愿违,丹炉被彻底打开的那一瞬间,只剩下一个镯子,镯子半红半碧绿,应该是血镯和玉镯合体了。镯子的旁边还有一个吊坠,一把古剑,那是天魔神剑!

    除了这些,根本就没有枭可的踪影。

    “尘归尘,土归土,及尽繁华,不过一掬细沙!”

    子衿重复着晟睿临走前留下的那句话,对着金莲丹炉里的那些“遗物”跪了下来。

    “娘亲,你答应过孩儿要回家的,你怎么能食言呢!”

    “啊~~”阎祁王仰天长啸,这声音撕心裂肺!

    ……

    一年后

    阎祁的听风楼给了子佩,枭可的势力给了子衿,南瑞风则和阎祁到处游历,他们不相信枭可就这么凭空消失。

    小贝歆被晟睿接进了神界,接管了枭可的万兽。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