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冠上珠华 > 正文
第七章·处置
作者:秦兮

【花上小说网 www.huashang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贺太太哼了一声,心里对于女儿的糊涂意见很大,真是太蠢了!当初的事情已经查明了是意外抱错,既然如此,各归各位也就是了,可她偏要留下那个假的在身边。

    名分都不正,心也摆不正,就容易让人生出不该有的心思。

    假的带在身边爱的如珠如宝,真的倒是撇在她们这里一养就是几年。

    看她派来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就知道她对苏邀的态度有多不上心。

    这样也就罢了,竟然还去找人家养父母的麻烦。

    她没有就这个话题再说,吩咐贺大奶奶:“把沈家夫妻请回家里来,就说是我邀请她们上门来做客。”

    贺大奶奶有些惊异。

    她以为贺太太必定要替苏三太太遮掩,远远的打发了沈家的人才对,可贺太太竟然要请沈家的上门?

    沈家的人来了,那还瞒得过苏邀么?

    贺太太这是打算做什么?

    她迟疑着:“娘......”

    “还有一件事。”贺太太扬手打断她,沉声道:“幺幺身边的桑嬷嬷犯了事,你去查一查,看看她到底还有多少事见不得人,她那个院子里的人,能用的你看着留用,用不了的,就打发出去,我知道你们和善怕惹事,可我们贺家也不是什么人都养。”

    贺大奶奶直到此时才真正察觉到是出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一时惊疑不定。

    谁不知道桑嬷嬷是苏三太太派来的,在苏邀的院子里说一不二,连苏邀都对她顺从的很,贺大奶奶掌管贺家的事,但是出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微妙心理,哪怕看出了桑嬷嬷有些地方过界了,也是没有想过要去管的。

    当初贺太太何尝不是因为桑嬷嬷的身份才撒手不管。

    可今天.....太阳怎么打西边出来了?

    她急忙站了起来垂头在一侧立着,立即就道:“娘,是我的不是......”

    “你没什么不是的。”贺太太抿了抿唇哂然而笑:“当亲娘的都这样,还指望舅母能替一个外甥女儿出头吗?”

    这话就说的实在是太重了,简直有些诛心,贺大奶奶一怔,随即就觉得面上火烧火燎,一下子跪倒在了贺太太跟前。

    这些年婆母沉寂不出,虽然对苏邀还算关照,可是那也是有限度的,至少没到让她们妯娌觉得除了满足苏邀日常生活之外还需要指点的地步。

    她们原本以为摸准了贺太太的脉,可原来,贺太太把她们全都看在眼里,对她们的心思洞若观火。

    从前不说,只怕是觉得没必要说,可是,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把这根原本不该点燃的引线给点燃了?

    到了这个时候,贺姨母就成了中间那个打圆场的,她哎呀了一声去搀扶贺大奶奶起来,又对贺大奶奶道:“大嫂别见怪,娘是被桑嬷嬷给气坏了,正在气头上,说些气话也是有的。”她说着,把桑嬷嬷做的事一说,就叹气说:“别的事也就算了,可这奴才欺上瞒下,手眼通天,竟然敢做出这种事。若幺幺不来娘这里,岂不是吃了大亏?被她引诱着出去私底下见沈家的人,到时候叫别人怎么想?她竟是想毁了幺幺,谁给她的胆子?!这样的人放在幺幺身边,也难怪娘要生气的。”

    贺大奶奶目瞪口呆。

    她想到桑嬷嬷肯定是犯了错,但是没想到桑嬷嬷竟然打的是这个主意,想私底下骗苏邀出去见沈家的人。

    那么....

    贺大奶奶总算知道贺太太为什么这么生气了。

    可不是,桑嬷嬷说是苏三太太派来的人,但是这件事肯定不是苏三太太吩咐她去做的----除非苏三太太是疯了傻了,否则怎么会让奴才骗自己亲生女儿去见养父母?

    那么,桑嬷嬷就是背主,而且既背叛了苏三太太也没把苏邀当主子。

    桑嬷嬷一下子设计了贺太太的女儿和外孙女儿,想让苏三太太和苏邀母女离心,贺太太哪怕是个泥菩萨,只怕也得爬起来先摔死桑嬷嬷,何况,贺太太从来就不是好惹的。

    她还想到一件更要紧的事-----苏邀来泰安院这一哭,真的只是因为害怕吗?

    如果是还罢了,如果不是......

    那苏邀的心机可就太可怕了。

    几年的隐忍,示敌以弱,让所有人都觉得她懦弱可欺,天生就把她摆在受害者的位子上,然后忍到如今,在最恰当的时候忽然暴起。

    一击必杀。

    干净利落。

    贺大奶奶除了毛骨悚然之外,几乎都有些想要拍手赞叹了。

    同时听见了消息的还有正替贺二爷打点行装的贺二奶奶,听见这个消息,她从一堆的单子中抬起头来,不大确定的问:“谁被赶出去了?”

    王氏麻利的替她把规整好的东西分门别类的装好,听见紫荆说:“是桑嬷嬷,表姑娘身边的桑嬷嬷被抓走了,动静闹的很大,太太连大奶奶都叫过去了.....”

    王氏的动作顿时停住,脸上也跟贺二奶奶一样,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来:“不能吧?”她说着,走到贺二奶奶旁边,问出了贺二奶奶的疑惑:“表姑娘房里不是都是这桑嬷嬷的一言堂么,她犯了什么事闹成这样?”

    紫荆摇摇头:“只听说先是表姑娘去了太太房里,似乎是哭了,紧跟着就传出太太叫大奶奶发落桑嬷嬷的事.....”

    听的贺二奶奶越发的糊涂。

    哭?

    苏邀还会哭么?

    她还以为这表姑娘就是个面人儿,说句实在的,苏邀来了家里这么多年,她连苏邀是什么性格都摸不清楚,这人淡得就像是一抹影子,连说话的时候都少,她竟然还会跑到太太跟前哭?

    她从前可从来都没闹出过什么事。

    连王氏也有些奇怪的啧了一声:“这可真是稀奇了,咱们这位表姑娘谨言慎行的很,明知道今天太太那儿二姑奶奶在呢,竟然还跑去哭了一场?”

    事出反常必有妖,桑嬷嬷在苏邀面前那可是一等一的亲近,她得犯了多大的忌讳,太太才会不顾京城姑奶奶的脸面,直接就把人给撸了?

    她看了贺二奶奶一眼:“二奶奶,这事儿您也得心中有数才行。”

    贺二爷可还得送苏邀进京呢,当然得把这些事都给弄清楚,心中有数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