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胭脂虎和碧螺春 > 正文
012 让她再做点
作者:西母娘娘

【花上小说网 www.huashang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片场很冷,偏偏有些戏是夏天的,各色单薄的衣衫穿在身上,御寒的能力就像是娇艳的良家小娘子遇到了好色之徒——毫无招架之力。

    这都是什么要命的比喻。

    乔曼裹着军大衣,双手握着一杯热水靠在电暖器旁边取暖。

    “好想喝热巧克力,火锅最好,反正要热腾腾的食物。”跟助理说着自己的诉求,不远处的吵闹声吸引了她的注意,偏过头去,正好看见一张熟悉的脸从黑色的劳斯莱斯上走下来。

    不只是她,周围的演职人员也看到了,围观的群演和一些粉丝们也纷纷往那边看。

    下意识地收拢手指,把手里的纸杯都捏得变形了。

    是傅锦珩。

    他为什么会来?

    吊儿郎当的男人跟身边的手下吩咐了几句,然后挑衅似的看向乔曼,乔曼脸上虽然没有显露,可心却几乎要跳出来了。

    那人径直走到她跟前,说傅先生请她过去。

    无数双眼睛盯着乔曼,芒刺在背是什么感觉,她如今算是切实体会到了。

    把手里的水喝完,乔曼披着军大衣往那边走,步伐很慢,好给自己时间思考。

    他来多半是为了傅娇娇。

    毕竟姐妹两个感情很好,她最有可能知道傅娇娇在哪儿。

    打定了主意,乔曼深吸一口气,走到他面前。

    “啪!”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傅锦珩直接打了她一巴掌。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傻了,乔曼的助理更是直接站了起来。

    可也只是站了起来,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敢过来掺和。

    耳朵嗡嗡的,眼前甚至有一瞬的模糊,乔曼捂着脸,听见他居高临下地骂着,“你算什么东西,一个野种,还敢在微博点赞别人骂我的留言。”

    边说边往旁边啐了一口,还不忘用手帕擦了擦打乔曼的那只手。

    “啪!”

    抡圆了手臂回给了他一个大嘴巴,乔曼打得手掌火辣辣的疼,那口恶气还是没有出尽,身体依然在抖。

    “你又算什么东西,傅家的寄生虫,不学无术的二世祖,我告诉你,傅家不只有你一个儿子,上面还有个傅连城,就算是他,都比你强!”

    傅锦珩要气死了,旁边的保镖退避三舍,由着这对异母兄妹吵架,根本不敢上前。

    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人家说到底都姓傅,他们不能动手。

    “我抽死你!”

    看着他再次举起的手,乔曼上前一步,直视着他,“你打呀,我姐姐回来了,你今天打我的每一下,我都会让她加倍奉还。”

    傅锦珩还真就不敢动手了。

    他虽然从来不把乔曼当妹妹,但是对傅娇娇既有忌惮,也有血缘上的牵绊。

    “怕了?呵,你想把家产把持在自己手里,也要看看有没有那个本事,你就等着我姐姐找你算账吧,你关了她三年,傅锦珩,我都不知道你是从天王老子那儿借胆子了么?”乔曼稍稍有些解恨,看着傅锦珩的怂样,满脸的嗤之以鼻。

    这么个无勇无谋,又怂又蠢的人,怎么可能把她姐姐困住?

    一个疑惑在脑海里闪过,但很快就被傅锦珩打断了。

    “说吧,她在哪儿。”

    乔曼冷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你后天能长出来好么,别说我不知道,就是我知道我会告诉你么?”

    “我要是知道她在哪儿,我早就去找她了,还轮得到你来教训我?”

    轻易就被唬住了,傅锦珩看着她,又看看旁边“简陋”的剧组,满眼都是鄙夷。

    整个剧组都被挽忻的大少爷嫌弃了。

    “那我把你带走,她肯定就会出现了。”虽然信了她的话,但傅锦珩马上又想出一个损招。

    乔曼被他往车里拖着,一边挣扎一边急中生智,“傅锦珩,你是不是又想找死,她会杀了你的。”

    手上的力道明显松了。

    傅娇娇真的会。

    傅娇娇对他,是真狠,每一次都是往死里打但不打死。之前他有个朋友瞧上了乔曼,他把人带回家,还没怎么着呢,得到消息的傅娇娇回家从厨房提了一把刀,直接往他命根子上捅。

    虽然只把大腿擦破了,但是自此他有了心理阴影,半年没碰过女人。

    那个朋友也再不敢来他们家了。

    如此种种不胜枚举,有次他喝酒之后曾推心置腹地跟亲妹妹聊过,自己尚能念在血缘,她怎么丝毫不顾及。

    傅娇娇告诉他,她已经在顾及了。

    “不然你以为我会让你这么丢脸的人活在世界上么?”

    也就是那一次,他才狠了心要把她关起来,关一辈子,让她吃点苦头。

    后果就是她前几天用棍子打他的时候,除了没打脑袋,胳膊腿一处没放过,要不是有保镖替他挡着,他怕是骨头都散了。

    他骂保镖废物,保镖告诉他保命为上,让大小姐把他们都打一顿,心里反而解脱。

    趁傅锦珩愣神的功夫,乔曼抽回手,“她已经回来了,你不可能再把她关起来了,也不可能得到原谅,趁着这个时间还是少作妖,让你那个爸爸多护着你点,不然以后傅家都没你说话的份儿。”

    “哦,我忘了,你爸爸要是知道这一切都是你做的,呵.....”

    完全没听出对方这是在试探,傅锦珩直接回了句,“不可能,她那么霸道,爸爸也......”

    说到此处又心虚,只是不知道是心虚把实情说漏嘴了,还是心虚说了假话,傅寅生未必会维护他。

    摆了摆手,傅锦珩一副大人不记有人过的架势,“算了,那时我们傅家的家事,没必要跟你一个外人说。”

    如果说之前那巴掌是痛在脸上,这句话就是疼在乔曼心里。

    在傅家,她永远是个不被承认的所在。

    看着那辆车开走,乔曼理了理思绪,走到一直在看戏根本没心思拍戏的导演面前,“导演,拍挨巴掌那出戏吧,现成的。”

    指了指自己的脸,又红又肿,眼睛微微泛着泪光的女孩子到底还是笑了出来。

    一点也不如之前甜。

    导演什么都没说,只拍了拍她的肩膀,叫人准备下场戏。

    他们离得远,听不清两个人在吵什么,自然也猜不到实情,只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不容易,不足为外人道也。

    乔曼在剧里挨打这场戏很俗套,是将军的爱妾小产了,将军怀疑是她做的,所以打了她。

    金尊玉贵的公主下嫁到将军府,不但没得到一点优待,反而天天被冷着,所有的委屈、不忿加在一起,是乔曼饰演的女主角第一次在将军面前落泪。

    【月婵起初还争辩,被打了这一巴掌之后,跳起脚也回了一巴掌,然后没等云轩说话,眼泪就掉了下来】

    【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怎么抹也抹不净,到最后月婵被自己没出息的样子弄得又羞又恼,再也忍不住,蹲在地上放声大哭】

    沈厌看着蹲在地上的乔曼,以前拍哭戏的时候,她总是被骂,这一次倒是说哭就哭了。

    感情到位,连肩膀一耸一耸的样子都和书里描写的一样。

    像是三岁的孩子,受了气,除了哭没有别的发泄出路。

    “卡!”导演喊了停,但乔曼停不下来,依旧哭得伤心。

    大家当然知道她是因为刚才的事情,可也好心地没打扰,只说是入戏了,叫她哭一会儿就好。

    发饭的时候,助理特意给她想辙弄了个简易的火锅。

    小锅子里有热气腾腾的方便面,从旁边超市买来的蟹肉棒和鱼丸,还有半熟的鸡蛋,蔬菜沙拉里的菜都倒进去,热巧克力也准备好了。

    可是乔曼什么胃口都没有,她哭得眼肿的像个桃子一样,连声音也是哑的。

    见沈厌一脸冷漠地看向自己,乔曼知道他心里肯定是鄙视她的,觉得她私生活混乱,一会儿纠缠年四,一会儿纠缠傅二。

    挥着拳头问了一句,“看什么看!”

    奶凶奶凶的。

    男人挑眉,好看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点表情,确实是不屑。

    “我刚刚翻了剧本,整部剧你只挨了这一次打,但我看你的脸没有三两天是好不了了,不知道你后面的戏要怎么拍。”

    “你这个咖位如果抠图,会被骂死。如果让全剧组的人都等你,也会被骂死。”

    他可不是来看热闹的,他是来落井下石的。

    “私事处理不好,以后有好的戏约我也没法带你。”说着,拿起了她桌子上的热巧克力,这一整桌都是垃圾食品,唯一能勉强入口的也就是这杯奶了。

    剧组的盒饭不好吃,沈厌这个人,敬业归敬业,但嘴巴特别挑剔,中午一般都不吃,或者是吃助理提前准备的便当,等到什么时候收工什么时候再吃。

    乔曼为此还吐槽过他,可他们两个半斤八两,沈厌是不想让人说他搞特殊,乔曼则是没有钱弄辆带厨房的房车,不然才不会受这个罪。

    晚上回到公寓,乔曼准备了好多好吃的,有西红柿牛腩,蒜香鸡翅,香煎杏鲍菇,还用虾汤煨了白菜。

    一道道香气扑鼻,以至于助理端到沈厌眼前的时候,男人都没法拒绝。

    “这是什么?”

    “乔曼做的饭,你放心,她说了,是请大家一起吃的,还有周尔绵和左野。”

    本来并不想吃她做的饭,但是那几道菜实在诱人,沈厌松口,“四个人才四个菜,不够吃,让她再做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