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登基大典
作者:月见明桥影

【花上小说网 www.huashang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今日甚是窝火,还在最大的劲敌已经不在了,这些都不算事!

    这么想着,轩辕齐心情下稍稍缓解,不过须臾便沉醉在温柔乡里了。

    翌日,轩辕齐便开始筹划登基大典的事情。

    如今天下为他独尊,他自是要办一场极其盛大的大典,让天下人都知道他的实力。

    和沈丞相一通商量之后,轩辕齐满意的看了看拟好的计划书,向各个官员发了请柬。

    三日之后,大典正式开始。

    轩辕昊得到消息之后便也开始和沈若萧商讨起了对策。

    登基大典无疑是他们动手的最好时机。

    “这样,我充当诱饵,你在宫殿外排兵布阵,我们里应外合,定能将轩辕齐捉住。”沈若萧斩钉截铁的说道。

    轩辕昊犹豫了一瞬,目光落在沈若萧坚定的眼神中。

    片刻后,他还是点了点头,虽然此举危险,但他知道他是拦不住沈若萧的,只能拼死保住她。

    三日之后,大典如期举行,沈若萧一袭红衣,顿时便吸引住了轩辕齐的视线。

    但他还得按捺住内心的想法,淡然的饮着酒。

    大殿中央,一群舞女扭动着曼妙都身姿,乐师在一旁兴致勃勃的演奏着。

    宫殿内座无虚席,个个脸上都带着笑容。

    殿内的装饰也与平常相差甚大,大都以金色与红色为主色调,看上去倒是让人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轩辕昊见所有人都进了宫殿,便率领一群侍卫在宫殿外做了埋伏。

    在这之前他也早已联系好宫内侍卫总领,此时此刻殿内的侍卫大部分也都是他的人。

    沈若萧瞥了一眼桌上的礼物,嘴角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目视着眼前的歌舞升平,她端起酒斛微微抿了一口。

    一曲作罢,舞女们便也踩着柔软的舞步离开了大殿。

    一太监从龙椅旁走下了台阶,站在轩辕齐的前方。

    “登基大典正式开始!请天子发言!”太监说完便退到了一旁的角落里。

    轩辕齐从龙椅上起身,双手背在身后,笑意盈盈的看着下面的文武百官,轻咳了几声。

    “今后朕将带领天下百姓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各位爱卿还要多多进谏,朕相信终有一天,朕将统一天下!”

    轩辕齐的野心从眼神里迸发,随即便毫无顾忌的大笑起来。

    一些趋炎附势的小人立马见风使舵的鼓起掌来。

    也有些明事理的大臣只是淡然的坐在坐席上一言不发。

    沈若萧正盯着前方,连一个正眼都不施舍给轩辕齐。

    她今天来只是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罢了,其他事于她而言都是鸡毛蒜皮。

    轩辕齐坐回了龙椅,那太监立马又走了出来。

    “接下来请各位大臣把带来的礼物谨献给皇上吧!”

    话音刚落,诸位大臣纷纷拿着礼物起身,朝着轩辕齐的位置走去。

    沈若萧撇头看了一眼眼前的小人潮,依旧淡然的坐在坐席上,一只手将礼物托起。

    片刻后,诸位大臣纷纷回到自己的座位,沈若萧才起身朝着龙椅走去。

    “皇上,臣夫也准备了礼物。”

    “哦?”轩辕齐有些意外。

    轩辕齐的目光尽数落在她的脸上,丝毫不舍得移开。

    沈若萧缓步走到轩辕齐面前,一只手托着礼物伸了出去。

    他接手礼物的那一刹那,沈若萧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腰间掏出暗器,朝着轩辕齐打去。

    一旁的陆离一直注视着沈若萧的动作,见状立马冲上前来,把轩辕齐拉了过去。

    随后,她接着便冲上前来,满目阴狠的看着沈若萧。

    “昊王妃这是要行刺皇帝陛下吗?”

    陆离提高了几分音调,从地上捡起掉落的暗器高高举起。

    轩辕齐吃痛的摸了摸脖子上的刮痕,攥了攥拳头,目眦尽裂的瞪着沈若萧,眸中再也没有先前的温柔。

    “皇帝陛下?他配吗?”

    沈若萧翻了个白眼,丝毫不惧,一把抢过陆离手中的暗器攥在手心。

    陆离扬手便要去打沈若萧,沈若萧一把捏住了她的胳膊,狠狠地朝下一甩,直直的瞪着她的眼睛。

    在场的大臣一个个目瞪口呆,大典内安静的只能听见陆离和沈若萧两人的对哈。

    吕尚书颇为担忧的瞥了沈若萧一眼,随即又立马收回了眼神。文婷阁

    轩辕昊拉过陆离,站在沈若萧的面前,目光中只剩杀意。

    沈若萧毫不畏惧的对上了他的眼神。

    片刻后她侧身看向文武百官,向前迈了几步,目光波澜不惊,似是此事与她无关一般。

    “轩辕齐根本不配做一国之君。你们知道先皇为何会突然生病足不出户?民间为何又会突然闹起瘟疫?谷阿国为何能轻轻松松取得战争的胜利吗?这一切都是出自轩辕齐之手,他这样的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怎么配做一国之君?”沈若萧义愤填膺的骂道。

    “一派胡言!你作为昊王妃不知检点,三番两次勾引皇帝,事情未遂,你就想栽赃嫁祸,抹黑皇帝吗?”

    一旁的太后立马站了出来,挡在轩辕齐的面前。

    沈若萧不禁冷笑了一声,笑声中尽是讽刺。

    这一对母子还真是一唱一和啊,不过今日她就是葬送了性命也要彻底揭开他们丑恶的嘴脸。

    陆离见状也站到了轩辕齐的身旁,上下打量着沈若萧,眸中却充满了威胁。

    底下的大臣丝毫不敢出声,安静的看着这场变故。

    “我都忘了太后您了,您敢说以上我说的种种您丝毫不知,丝毫没有插手助纣为虐吗?还有陆离你这个妖女,你在背后帮了多大的忙我可是心知肚明啊!”

    沈若萧咬牙切齿的说着,目光扫过他们三人,满是不屑。

    太后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依旧是一脸淡定,眸中没有丝毫愧疚与惊恐,神色淡然的盯着沈若萧。

    “妖言惑众,你说了这么多,可有任何的证据吗?”太后挑了挑眉,目光里平添了几分笃定。

    沈若萧兀自笑了笑,不禁走的离太后近了几分,随即转过身来看着诸位大臣。

    “那我还真想问问太后,为何京城遍地感染瘟疫之时,唯独太子府安然无恙,竟无一人因此丧命?为何先皇偏偏在昊王爷前往边疆时生病?为何那日狩猎,如今毫发无损站在这里的只有轩辕齐一人?又为何昊王爷请求的粮草会被半路拦截?太后,这些事情你解释的清楚吗?一件是巧合,多少件可就是蓄意了!”

    沈若萧有条不紊的一一列举,眸中竟多了一丝玩味。

    她倒是想看看太后到底是什么反应。

    此言一出无疑是给轩辕齐的罪行板上钉钉,这想要翻身可没那么容易。

    大臣们的目光顿时对轩辕齐都充满了怀疑,但却没人站出来说话。

    吕尚书瞥了一眼沈若萧,似是在等待着什么。

    太后一时语塞,嘴巴张张合合硬是没说出来一句话。

    轩辕齐则是攥紧了拳头,极力的克制着他想杀人的冲动。

    “轩辕齐身上不干净,您太后身上可也是背负了不少人命啊!当年的肖妃是怎么死的,我相信太后您心里应该有数吧!”

    沈若萧乘胜追击,直直的逼问太后,势要将她逼得自己承认。

    闻言,太后的身体微微颤了颤,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沈若萧。

    肖妃的事情她怎么会知道,为今之计只能一概否认了。

    “肖妃怎么死的哀家如何得知,倒是你一盆脏水往我们母子俩身上泼,你不就是嫉妒轩辕昊没当上皇帝吗?何必如此小鸡肚肠呢?”

    太后的声音微微有些嘶哑,之前的底气也消失殆尽。

    吕尚书见机从坐席上起身,走到了沈若萧的面前。

    他微微鞠了鞠躬,双手搭在一起,低着头,眸中却满是精明。

    “昊王妃刚才说的种种臣都可以作证,如若想要具体证据的,老臣自是可以回趟府中,一一拿过来给你们过目。”吕尚书语气诚恳,不卑不亢的说道。

    一时之间许多忠于先皇的大臣也站出来附和,势要将轩辕齐推下皇位。

    殿内对轩辕齐的骂声一片,沈若萧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轩辕齐眯了眯眼睛,目光中的杀意再也掩藏不住。

    只见他从一旁侍卫的手中拔出一把剑,指着下面的大臣们。

    “那些事情确实都是朕做的,可那又怎样?朕是唯一能继承皇位的,你们不服我又能如何?还不是要眼睁睁看着朕坐在龙椅上?”

    轩辕齐眼色晦暗,手中的剑来回挥舞着。

    “你们今日谁要是踏出这个大殿之后泄露丝毫,朕定会让他人头落地,株连九族!”轩辕昊咬着牙狠狠的说着。

    沈若萧转身看了他一眼,竟有些无语。

    起初她只当他是强弩之末罢了。

    不曾想到他何时竟然变得如此丧心病狂,看来还是低估了他的野心。

    一些原本安静看戏的奸佞小人顿时就附和起轩辕齐的话来。

    株连九族和杀头大罪他们可担待不起。

    更何况江山是谁的与他们毫无关系,只不过是换个主子侍奉而已。

    若是因此丢了性命,在朝为官又有什么益处?

    吕尚书看着他们那些人谄媚的嘴脸,不禁叹了口气。

    一群忘恩负义之人,日后怎能与之共谋江山社稷?

    轩辕齐见他们这般反应倒是颇为满意的收回了手中的剑。

    只要拥护他的人依旧存在,他就有继续做皇帝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