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策天阙 > 正文
第二部《东土大糖》第219章 失忆 宋
作者:慕容湮儿

【花上小说网 www.huashang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自己躲在房间里装死,顾阮东在,她连饭都不出来吃了。这个世界的变化,让她也有一丝无所适从,与她的认知有着天壤之别,所以心情也不是特别好。

    顾阮东要走的时候,老爷子特意带他过来敲她的门告别,

    “垚垚,出来送送阮东。”

    老爷子高兴她能在陆家陪他,但也知不能影响人家小两口的感情。

    “不送。”她坐在床尾的沙发上想也未想就拒绝。

    门外的男人不仅不恼,反而笑着看她,眼里有纵容之意。

    笑什么笑,有什么可笑的?

    轻佻!

    18岁的女生此时喜欢的是正盛行的韩剧里的那种成熟稳重的大叔。

    有爷爷在,她就不怂,所有喜怒都在脸上,毫不掩饰。

    顾阮东看她这样生动的表情,更觉得可爱。连她翻他的小白眼都格外的惟妙惟肖,原来18岁的小女生是这样鲜活的。

    她本来长得就娇,又一直爱美如命,外型这么多年并没有多大的变化,所以现在她以为自己18岁,所有言行,看着也毫无违和感。

    顾阮东表面虽笑着,其实心里痒痒的,想抱她亲她睡她,这个念头一起,又深觉罪恶,毕竟她现在心理年龄才18岁。

    但不谙世事的陆垚垚却捕捉到他这一闪而过的情.欲,她也觉得奇怪,她单纯的生活环境里,为何会闪过这个词,心里更是痛骂他,禽兽。

    在她怒视的目光中,老爷子叹了口气,转身亲自送顾阮东离开。

    顾阮东最近在京中的工作也很忙,所以没有太多时间在陆家陪她。

    他一离开陆家,陆垚垚就出来挽着老爷子的胳膊撒娇:“爷爷,以后别让他来咱们家了。”

    老爷子颔首笑,也觉得新奇,之前女大不中留,脚底跟踩了风火轮似的迫切要嫁给人家,怎么失忆后会把人忘得这么彻底。

    他不得不怀疑,是不是事故之前,小两口吵过架,她心里有怨气,潜意识故意把人给忘了的。

    老爷子问:“为什么?你不喜欢他?”

    她斩钉截铁:“不喜欢,这人心术不正,一看就很不正经。”

    老爷子哈哈大笑,以前看她那么维护顾阮东,他心里还有点吃味,现在听她这么说人家,有丝丝畅快。

    老爷子自从生病恢复之后,开始安心养老,心境开阔,越来越轻松,少了以前的一些威严感。

    “爷爷说好了,以后不准他再来咱们家。”

    “你不后悔就行。”

    “当然不后悔。” 能不看到他,她不知多高兴呢。

    祖孙两人往里边走,老爷子去书房,他手部力量恢复了一点,能勉强写几个歪歪斜斜的字。

    陆垚垚在旁边看着他写字,欲言又止,忍了好一会儿才问:“爷爷现在不去军部上班了吗?”

    “退休了。”老爷子回。

    “那您也不回去看看您的老部下吗?”她又问。

    老爷子停下笔看她,把她那点小心思看得透彻,提军部肯定有事。

    她大言不惭:“我对爷爷以前

    工作的环境感兴趣,想去参观一下。”

    老爷子:“以前带你去,你还嫌烦。”

    “以前是以前,不懂事。那是您奋斗一辈子的地方,是您的荣耀,我与有荣焉,特别想去体验一下,走一走您走过的路。”

    老爷子感动不已,想着失忆还有这功效?就是一体贴小棉袄。以前叫她去,她能找100个理由拒绝。

    “行,我安排人带去你参观。”

    受一受熏陶也是好的。

    陆垚垚心里偷偷乐起来,那点小心思藏得很好,回京几天,不时会想起她睁眼之后看到的那一抹军绿色,以及对方怕她疼轻轻吹她的额头,轻轻抱她的动作。

    她没谈过恋爱,也没被追过,甚至没有跟男生相处的经验,所以她也不懂,到底是不是喜欢。

    总之,得先见到人才能确定。

    老爷子的身份不方便去,安排带她参观的人正是宋京野。

    她掩饰心里的雀跃跟着司机上车,送她到达宋京野上班的地方。

    他上班的地方庄严肃穆,院墙外边没有任何牌匾,绝大部分的人并不知这座建筑里都是什么样的人在办公,只有院门两侧肃立的哨兵,才让人们隐约猜想,应该跟军事有关。

    没人接应,任何人都不得入内,她在车内等了好一会儿,才看到一位军官模样的人一路小跑过来接她,在绿色草坪地上跑起来英姿飒爽,待走到门口,她才发现,不是宋京野。

    来人恭敬站在她的车门前,说道

    :“宋副局正在开会,特指示我带您参观本部。”

    这一听就是借口,陆垚垚心里生气,不理她就算了,竟然也对爷爷虚与委蛇,跟爷爷通话时明明答应得好好的。

    她带着怨气和那人从大门进入。

    宋京野回京之后就职的是装备部,这栋沿街的建筑后面还连着另外一栋建筑,比较隐蔽,所以后面的建筑门前挂满了各种牌匾,显示都有哪些重要部门在此办公,全是中字打头,地位不言而喻。

    陆垚垚对这其实是熟悉的,小时候的周末,偶尔也跟爷爷来,所以很清楚,宋京野所在的部门怎么走。

    那人很尽责,带着她去参观各种装备模型,当然,能让她看的都是对外公布过的一些装备,真正核心或者保密的,她不可能看到。

    看了一会儿她就兴趣缺缺,但也不走,跑到外面院子里停着的一辆吉普车旁等着。

    并排着的几辆车,她预感这辆车是宋京野的,来一个守株待兔。他越躲她,她就越来劲。

    从小到大性格就没变过。

    宋京野哪里在开会?接了老爷子的电话之后,做了一番思想斗争,还是决定不亲自接待她了,带着下属一头钻进装备研发基地,察看新型装备的研发进展。

    等从基地出来,已近傍晚,天边红霞映照着院里绿油油的草坪,一片柔暖的金光下,他的吉普车旁站着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晚风轻拂着她的裙摆,军用吉普车的阳刚

    衬着她的鲜嫩,是极致的视觉感受,尤其当她转身看到他时忽亮的眼眸,犹如她身后的逆光,有万丈光芒。

    宋京野忽然不想再和自己抗争了。